媚媚榨汁机 塞草莓小说 - 故事二:患性瘾的妹妹诱奸哥哥(14492字)(上课时性幻想哥哥艹她夹腿自慰,浪叫出声差点被同班同学发现/看兄妹乱伦小黄文揉yīn蒂自慰/滴蜡/龟甲缚/肛门塞/分腿器/一pi股坐在哥哥胯下那根涂满润滑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陈佳恩是一个年满十八岁的年轻姑娘,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她还有着一张美艳绝伦的脸蛋,一双弯弯的桃花眼,眼波流转,无论看谁都像是在暗送秋波似的,她的嘴唇也肉嘟嘟的,厚厚的红唇看起来十分的性感;

    陈佳恩不仅颜值很高,而且她浑身上下的皮肤很白,肤如凝脂,摸起来嫩嫩滑滑的,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才会有的水嫩肌肤;

    陈佳恩的身材也很好,前凸后翘,胸前那两颗奶子足足有g罩杯,肉感十足的屁股也很挺翘,她整个人都充满了性诱惑力,惹火的身材看起来仿佛是一个从工口漫画里走出来的性感女主角一样。

    陈佳恩是一个刚刚年满十八岁的女高中生,正处于青春萌动的时候,体内的荷尔蒙分泌正旺盛,她的体内逐渐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觉醒了,她在高三一整年都在受到性幻想的折磨,因此考试成绩下降了不少。

    陈佳恩在高三的时候发现了台湾的一个文学网站,原创市集,她在这个网站上看了很多篇热辣又刺激的小黄文,看得她脸红心跳,口干舌燥,浑身上下燥热非常,然后她看着看着,突然花穴甬道内一股热流流下,染湿了她的内裤,从那天起,她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夹腿自慰,她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觉醒了。

    妹妹陈佳恩体无师自通的学会自慰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明明是处于高三阶段,处于最繁忙的备考阶段,她却每天晚上都要在睡前躺在床上自慰一次才肯餮足的睡觉,自慰的频繁程度简直到达了性瘾的地步了,她深切的体会到自己的体内有一种奇怪的东西觉醒了,是一种名叫欲望的东西觉醒了,不仅仅是性欲的觉醒,还有对于哥哥陈叶泽的独占欲觉醒了,哥哥,你只能够是我一个人的。

    陈佳恩每天晚上睡觉前自慰的时候,她的性幻想对象总是她的哥哥陈叶泽,她的哥哥叶泽现在在一所离家很远的地方读大二,哥哥陈叶泽在大学里过得风生水起,除了寒暑假基本都不怎么回家,所以在忙碌异常的高三时光,妹妹陈佳恩就只能够每天晚上晚自习放学后回到家中翻阅哥哥陈叶泽的照片,睹物思人,在空虚而寂寞的夜里对着照片开始在脑内意淫各种不可描述的性幻想,然后夹腿自慰来一发了。

    妹妹陈佳恩时而用手机翻阅着哥哥陈叶泽的照片,时而用手机观摩原创市集上情欲区的小黄文,她选中了一篇有关兄妹乱伦的短篇小黄文,然后她在脑袋里意淫着哥哥陈叶泽是这篇兄妹乱伦小黄文里的男主角,而她自己则是这篇小黄文里的女主角,这么带入一下,好像还挺带感的耶~

    妹妹陈佳恩对着原创市集上的某篇小黄文意淫,她意淫着哥哥陈叶泽脱光了全身上下所有的衣物,裸露出他蜜色的色泽诱人的肌肤,裸露出他胸前六块紧实的腹肌,露出他的翘臀,露出他胯下那根长度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直径足足有五厘米粗的大屌,这尺寸还是它不勃起的时候,大屌勃起的时候,比这还要粗上一整圈。

    “啊哈~~好爽啊~~哥哥,再大力一点~~嗯~~”

    妹妹陈佳恩意淫自己被全身赤裸的哥哥陈叶泽肏,她意淫哥哥陈叶泽用胯下那根粗长的大屌狠狠的肏弄自己的淫穴,肉棒狠狠的插入,再浅浅的拔出,九浅一深,十分有规律的律动着。

    “啊哈~~好爽啊~~哥哥~~太深了~~哈~~”

    在无数个空虚而寂寞的夜里,妹妹陈佳恩躺在白色大床上,一边对着哥哥的照片意淫着哥哥脱光了衣服艹她的样子,一边用双手手掌揉捏自己的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浑圆饱满的奶子,拉扯乳尖两颗粉嫩的茱萸,她用双手手掌揉捏着自己的酥胸,感觉到她体内的情欲逐渐滋生,她的小穴甬道内分泌出了一丝的淫水,淫水沿着小穴甬道流淌到了她的内裤上,染湿了她的内裤。

    “啊哈~~哥哥,大力一点,再大力一点~~”

    妹妹陈佳恩揉完胸后,她又将右手探入自己的粉色蕾丝内裤里面,用拇指、食指、中指这三根手指头揉捏着自己花穴穴口的两片粉嫩阴唇,等到她的身体有了感觉,花穴甬道内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的时候,她变得更加的大胆,她用手指扣挖着花穴穴口的阴蒂,那一片女性的快感之源。

    “啊哈……哥哥……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妹妹陈佳恩整个人正置身于情欲的海洋里,她的脸色潮红,她的胸口起起伏伏,略显急促的喘息着,她一边嘴里吟溢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床声,一边用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这三根手指头揉捏扣挖着花穴穴口的阴蒂,直到她把持不住的高潮,花穴甬道深处一股热流流下,淫靡的汁液沿着花穴甬道流出,流淌到了她的右手手掌上,她的右手手掌上一片半透明的淫靡粘液。

    一场酣畅淋漓的自渎过后,妹妹陈佳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餮足感,可在短暂的餮足感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空虚感席卷了她,不过还好自慰的时候脑袋里分泌出来的多巴胺足够多,多巴胺具有催眠的功能,她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继续意淫着她的哥哥陈叶泽,在梦里,她梦到她的哥哥陈叶泽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做爱。

    高三备考如同打仗一般的兵荒马乱,可在忙碌异常的高三的夜晚,妹妹陈佳恩经常在空虚的夜里对着哥哥陈叶泽的照片手淫自渎过后,躺在白色大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然后又做了一场淫靡的春梦,在梦里,她和哥哥陈叶泽在床上一夜的翻云覆雨,等到她早晨六点半起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内裤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大半条内裤都湿透了。

    妹妹陈佳恩知道内裤之所以变得湿漉漉黏糊糊的,是由于自己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一场和她的哥哥陈叶泽有关的淫靡的春梦,她在春梦中和哥哥陈叶泽进行了一场背德禁忌的乱伦之爱,她在梦里不由自主的娇喘浪叫出声,然后不由自主的夹腿自慰了。

    妹妹陈佳恩觉得内裤紧贴着私处的感觉很不舒服,于是她便脱下自己湿漉漉黏糊糊的内裤,她看了看自己的粉色蕾丝内裤,内裤上沾染着的半透明的淫水看起来十分的色情,然后她又将内裤放到自己的鼻子下方闻了闻,她的鼻腔内感受到了内裤散发着一股子阴道分泌物所散发出来的骚味。

    “啧啧……内裤上这一股子骚骚的味道闻起来可真重……”妹妹陈佳恩在心里吐槽着自己身体的淫荡,做春梦也就罢了,毕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她爱慕哥哥陈叶泽,在春梦里梦到了哥哥陈叶泽,她求之不得,可令她感到羞涩的是,她居然在睡梦里也能够无意识的夹紧双腿自慰至高潮,她不由得兀自感叹道:“嘤嘤嘤,我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淫荡啊……”

    妹妹陈佳恩用一张卫生纸巾擦拭掉自己的花穴穴口那两片阴唇上沾染着的淫靡汁液,然后等到她擦干净下体后,她又重新换上了一条干净的白色蕾丝内裤,她穿好宽厚肥大的校服,然后刷牙漱口,洗漱完毕后,已经是早晨6:50了,再磨蹭一会儿,她就要迟到了,她背着双肩书包,匆匆忙忙的从家里赶到去学校上学。

    ……

    在学校里,妹妹陈佳恩坐在高三(一)班的教室前排,她一整天都神志恍惚,她的眼睛盯着黑板上老师的粉笔字看,她的右手紧握着一支笔不停的在课本上记着笔记,看起来俨然一副好学生认真听讲的做派,可实际上,她的脑袋里还在回味着昨天夜晚的春梦,一场与她的哥哥陈叶泽有关的淫靡春梦,回味着回味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又湿了,她忍不住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的夹紧双腿,然后自慰。

    “呼……”现在是上数学课的时间,妹妹陈佳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夹紧了双腿,以周围一圈同桌看不见的很小幅度的动作扭动着屁股,两大腿根互相摩擦,带动着花穴穴口两片粉嫩阴唇互相摩擦,花穴穴口的两片阴唇上如同有几只蚂蚁在上面爬一般,酥酥麻麻的,她的嘴里忍不住泄出一丝呻吟声,呻吟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而且她努力不让自己胸口的起伏太大,所以并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异常。

    妹妹陈佳恩在脑海里幻想着她的哥哥陈叶泽,她在脑海里回忆着昨天夜晚的春梦里的具体细节,又开始了她的性幻想,她意淫着自己被哥哥陈叶泽强行扒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她的双手双脚被麻绳捆住,她的嘴里塞了一个特大号的口球,嘴角的口水止不住的流淌出来,而哥哥陈叶泽用胯下那根大肉棒狠狠的肏弄她的花穴,兄妹二人交媾处汁水淋漓,哥哥陈叶泽还一边肏妹妹陈佳恩的花穴甬道一边嘴里骂她骚货,还用情趣皮鞭抽她的屁股,将她的屁股抽得红肿,看起来更加的诱人。

    “呼……”妹妹陈佳恩以微不可闻的呻吟声喘息着,她就这么在上数学课的时间,表面上看起来是在盯着黑板认真学习,认真做学习笔记,可实际上,却是心猿意马,心不在焉,心思完全没有放在学习上,她正在偷偷摸摸的夹紧双腿自慰,在白日之下宣淫,她夹紧了双腿,她的两片阴唇互相摩擦,倏地,她感觉到自己的花穴甬道深处一股热流流下,她高潮了,淫靡的汁液沿着花穴甬道流淌到了她的白色蕾丝内裤上,使得她晚上刚刚换下来的干净的白色蕾丝内裤也变得湿漉漉黏糊糊的。

    “啊哈……”妹妹陈佳恩嘴里的呻吟声气若游丝,微不可闻,在上课时间偷偷的夹紧双腿自渎的感觉格外的刺激,这种背德感所带来的心里刺激甚至于超过了高潮本身所带来的生理快感,高潮过后,她的整张脸都变得红扑扑的,红色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根,看起来像是发烧了一般。

    陈佳恩的女同桌张玥玥在上课的时间听到了陈佳恩嘴里的一丝呻吟,她不经意的朝着陈佳恩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见陈佳恩的双脸脸颊上浮现出几抹不正常的红晕,脸色潮红,然后张玥玥又担心的摸了摸陈佳恩的左手手臂,恩,手臂果然很烫很烫,温度至少有39c°,张玥玥觉得陈佳恩肯定是发烧了,而且发得是高烧。

    “哎?陈佳恩,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不舒服的话你可以请假一天啊,去医院拿点儿退烧药,或者是直接打吊瓶针,虽然学习很重要,不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是一个健康的身体更要紧……”

    坐在陈佳恩的左边的女同桌张玥玥误以为陈佳恩是发烧了,她在数学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小声的对陈佳恩提出一个自认为颇为中肯的建议,而数学老师听到「发烧」二字,也没有说张玥玥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讲着一道练习题,在黑板上用粉笔写写画画,讲解具体的解答方法。

    “嗯,没关系的,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吃过退烧药了,很快就会退烧的……”陈佳恩感到很害羞〃?〃,她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更加的潮红了,脸颊发热发烫,明明是自己夹腿自慰所以导致的浑身燥热,体温短暂性的升高,可偏偏被误解为发烧,她本来想要朝女同桌张玥玥解释一下,解释她并没有发烧,可是碍于数学老师还在上面讲课,她便顺坡下驴的说自己的确是发烧了,不过已经吃过退烧药了。

    陈佳恩说完便专心学习,却只是空洞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黑板上的数学练习题,怎么也听不进去老师的讲解,她心猿意马,心神恍惚,脑袋里完完全全被她对她哥哥陈叶泽的性幻想所占据。

    ……

    在高三这一年兵荒马乱的时光里,陈佳恩在看过原创市集上的很多篇小黄文后,她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夹腿自慰,一下子食髓知味,此后她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至少自慰一次,在大白天上课的时候她有时候也忍不住夹腿自慰,不过自从她那一次在数学课上夹腿自慰被她的女同桌张玥玥误解为她发烧之后,她再也不在上课的时候自慰了,她只在晚上睡觉之前自慰,白天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她就偷偷的躲在厕所里自慰一次。

    女生厕所里每到了下课时间,都是人满为患,陈佳恩必须在三分钟的时间内躲在厕所隔间内自慰成功,不然厕所隔间外就会有女生不耐烦的朝隔间里面占着茅坑不拉屎的陈佳恩大吼大叫,甚至于粗鲁的用脚踢厕所的门——

    陈佳恩记得有一次,她在下课时间跑到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里,然后将左手伸入自己的衣服里面揉捏自己胸前两颗g罩杯的发育得浑圆饱满的奶子,揉捏完左胸揉捏右胸;在左手揉胸的同时,陈佳恩将自己的白色蕾丝内裤和藏青色校服短裙半脱到膝盖的位置,然后她用右手手掌覆盖住花穴穴口的两片粉嫩阴唇,蹂躏爱抚着粉嫩阴唇,又将一根手指插入花穴穴口的处女膜上的小孔,手指插入花穴甬道内扣挖着花穴肉壁上的嫩肉。

    “哎?里面的婊子,怎么还没有撒完尿啊,快点给我出来!”一个高三的女学生周莹莹在陈佳恩所在的厕所隔间外面等了半天,她眼巴巴的看着别的厕所隔间里的女生都出来了一个又一个,可陈佳恩却如同死在厕所隔间里毫无动静,周莹莹等得实在是不耐烦了,她便辱骂着厕所隔间里的陈佳恩,一边辱骂陈佳恩是个婊子,一边用她的帆布鞋踢厕所隔间的门,示意陈佳恩快点出来。

    “啊哈……”陈佳恩躲在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里自渎,她正处于高潮的临界点,花穴肉壁上分泌出了许多淫靡的汁液,可她突然听到了厕所隔间外有一个不认识的同年级的女孩子在朝她叫骂,还用脚踢厕所隔间的门,她一时情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花穴甬道内一股热流流下,高潮的同时,她的尿道一股尿液失控的流下来,温热的尿液染湿了她的内裤还有校服短裙。

    “呜呜呜……”陈佳恩觉得羞耻极了,在高潮的时候尿裤子,这可真是烦人,也不知道厕所隔间外的女孩子到底是谁,她才是个婊子呢!

    厕所隔间内的陈佳恩没有时间仔细品味高潮的余韵,她只是随便提上白色蕾丝内裤和校服短裙,然后打开厕所隔间的门,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疾步走到了教室里自己的座位上,好在校服短裙是藏青色的,尿液在上面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而她的尿液味道也几乎没有,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她尿裤子的囧事。

    ……

    陈佳恩自从那次在下课时间躲在厕所隔间里自渎,结果被厕所隔间外面的一个高三同年级女学生周莹莹的一声河东狮吼给吓得尿失禁,高潮和失禁同时发生,实在是屈辱极了,她从那次以后就有了心理阴影,她再也不在学校里偷偷摸摸的自慰了,不管是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亦或者是在女生厕所的隔间里,她只在晚自习结束,放学回家后,在上床睡觉之前自慰一次。

    ……

    妹妹陈佳恩自从学会了自慰这一令自己舒服的神奇技能之后,她有些食髓知味,她对于自慰所能够带给她的快感有些上瘾,她最开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至少要自慰一次,由于性事上的损耗,陈佳恩白天精力有些跟不上,陈佳恩她原本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优等生,每次考试都是班级前三名,年级前二十名的天之骄子,可由于每天夜晚睡觉之前频繁的手淫,她的成绩一落千丈,在最近的一次月考中掉到了班级第七名,年级一百名开外了。

    陈佳恩觉得自己的成绩下降很是丢人,她将自己的成绩下降归咎于她的哥哥陈叶泽,要不是哥哥陈叶泽,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的淫荡,要知道,她每次晚上睡觉之前的自渎,总是性幻想哥哥陈叶泽肏她,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哥哥陈叶泽的错!

    陈佳恩暗自下定决心,等到了高考结束之后的那个长达三个月的暑假,哥哥陈叶泽大二也放暑假回家的时候,她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强迫哥哥陈叶泽同自己做爱!而现在,她还是好好学习,放弃一切性幻想,放弃一切淫邪的念头,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陈佳恩自从高三的一次月考成绩大幅度的下降之后,对于性事变得节制了许多,她开始一个星期自慰一次,有时半个月才自慰一次,她开始将心思放在了学习上,决心先将高考应付过去,然后在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好好想想要怎么扑倒哥哥陈叶泽。

    好在陈佳恩她并不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孩,虽然她胸前那一对白花花的奶子很大,足足有g罩杯,不过“胸大无脑”这个词用来形容她一点儿也不合适,她的学习成绩很好,脑袋很聪明,她之前总是班里的前三名,虽然现在退步到了班级第七,年级一百名开外,不过她稍微努力一下,成绩就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准。

    陈佳恩即便是在努力学习的时候,也饱受性幻想的困扰,这完全是由于她体内的荷尔蒙在作祟,她的脑海里时不时的想起哥哥陈叶泽,就有了夹紧双腿自慰的冲动,不过她忍耐住了夹腿自慰的冲动,只一个劲的埋头努力学习,在她的努力之下,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成绩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水平,她在今年六月份的高考,还是考得很好,考上了一所上海的985重点高校。

    在陈佳恩参加完了一场高考之后,就是一个漫长的暑假了,现在是六月中旬,高考已经结束了,不过哥哥陈叶泽还没有回家,妹妹陈佳恩决定先在网路上购买一些情趣用品,项圈、跳蛋、仿真阳具、震动棒、低温红色蜡烛、口枷、口球、情趣九尾鞭、藤条、手铐、脚铐、分腿器、肛塞、乳夹、红色细麻绳、润滑液、春药……

    妹妹陈佳恩在网路上购买了一大堆的情趣用品,也不管不顾到底用不用得上,然后她在哥哥陈叶泽大二放暑假回家的前一天,她用这些乱七八糟的情趣用品装扮好自己,为的是等哥哥陈叶泽回到家中的时候,能够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陈佳恩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皮质的项圈,她的乳尖两颗粉嫩的茱萸上夹着两个铁制乳夹,乳夹上还分别悬挂着两个银色的铃铛,她的肛门里塞着一个特大号的肛门塞,肛门塞的尾部有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她这幅不检点的打扮,看起来还真像是一个风骚入骨的狐媚货呢,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成绩优良的乖乖女。

    陈佳恩的身上用龟甲缚的方法缠绕着美丽繁复的一指粗的红色麻绳,红色麻绳事先被高浓度的春药药水给浸泡了一整天,红色麻绳勒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将她雪白的肌肤勒出了一道道红痕,尤其是她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奶子被红色麻绳勒得凸出来,两颗白花花的奶子显得更加的挺翘饱满了,看起来春光旖旎。

    而且红色麻绳上浸染的春药汁液通过肌肤逐渐渗透到陈佳恩的身体内,在她的体内起作用,使得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绯色的潮红,她的浑身上下的雪白肌肤也都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吃了春药而正处于情动的少女一般。

    陈佳恩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雪白奶子不仅被红色麻绳给勒得更加的挺翘饱满,而且一对雪白奶子上还滴了一滴滴的红色蜡烛油,红色蜡烛油斑斑点点的点缀在雪白的奶子上,看起来淫靡至极,性诱惑力满满。

    最令陈佳恩感到折磨的是,她身上龟甲缚所使用的红色麻绳的绳结打在了她的花穴穴口上,红色的大绳结抵在她花穴穴口两片粉嫩阴唇里面,绳结渗出来的春药汁液沾染到了两片阴唇上,使得她的下体痒痒的,花穴穴口的媚肉酥酥麻麻的,她现在就已经等不及想要和哥哥陈叶泽做爱了!

    妹妹陈佳恩就这样一副骚货的扮相,她躺在自己卧室中央的白色大床上,一夜淫靡的春梦,在这场淫靡的睡梦里,她梦到了自己正在和哥哥陈叶泽交媾,她再度的在春梦里无意识的夹紧双腿自慰到了高潮,直到第二天天亮,九点钟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她在读大二的的哥哥陈叶泽放暑假从外地回来了。

    咚咚咚。

    “佳恩,佳恩?”哥哥陈叶泽今天早上七点搭乘高铁,一路风尘仆仆的朝着家里赶,他此时此刻站在家门口,他的右手提着一个行李箱,他用左手敲了敲门,本来他也随身携带着家里的钥匙,不过他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妹妹陈佳恩帮他开门,这次也一样出于旧习惯,他用手指扣门,等待着妹妹陈佳恩来帮他开门,等待着妹妹陈佳恩一脸欣喜若狂的扑到他的怀抱里,娇嗔着叫他欧尼酱。

    只不过这一次,妹妹陈佳恩似乎不在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哥哥陈叶泽感到有些郁闷,明明昨天他还特地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提前告知她,明天就会回家来的,可是妹妹却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他这个哥哥。

    唉,也不知道妹妹到底跑到哪里去疯玩了,真是的,哼!

    妹妹陈佳恩居然不在家里迎接自己,哥哥陈叶泽感到很消沉,他只好自己用钥匙打开了家门,结果他才拖着行李箱走到客厅里,准备先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后颈上重重的一击,然后他的眼前一黑,他就晕了过去。

    等到哥哥陈叶泽从昏迷当中再度的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脱光了,他赤条条的躺在了妹妹陈佳恩的卧室中央的白色大床上,全身赤裸着,他的双手被反剪,双手手腕被一根麻绳牢牢的束缚住,完全无法动弹,他的胸膛那两颗粉色的乳粒红肿不堪,乳粒上还沾染着不知道是谁的口水(当然是妹妹的口水啦~),而他的下半身更加是不堪入目——

    哥哥陈叶泽的双腿被迫张开,完全无法合拢,他的两条大腿被一个分腿器强行分开,分腿器是两个圆形的金属铁环,两个金属铁环的中间焊接着一根半米长的金属铁棍,身为一个男人,双腿被一个分腿器强行掰开已经足够屈辱了,可更加令他感到难堪的是,他胯下那根粗长丑陋的阴茎上涂满了润滑剂,阴茎上似乎还涂满了高浓度的春药汁液,因为阴茎勃起了,勃起的阴茎正处于射精的临界点不上不下,阴茎硬得发疼,那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哥哥,哥哥你现在的身体是不是很燥热,是不是很想要和女人做爱啊?”妹妹陈佳恩轻手轻脚的进入了卧室,她光着脚丫走向哥哥陈叶泽,朝着哥哥陈叶泽的耳畔吹着热气,暧昧的说着下流而露骨的骚话。

    “啊哈……妹妹……你、你怎么穿成这样?”哥哥陈叶泽感到十分的难受,因为他胯下那根涂抹了高浓度的春药汁液的阴茎硬得发疼,看见妹妹陈佳恩前凸后翘的裸体,一柱擎天的阴茎更是差点射出来,不过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他的双手被反剪捆绑在了背后,而且没有什么东西摩擦挤压阴茎,他实在是射不出来,阴茎涨得发疼,顶端龟头溢出了半透明的兴奋汁液。

    “我穿成这样,当然是为了诱惑哥哥你啊……”妹妹陈佳恩朝着哥哥陈叶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当着哥哥陈叶泽的面将右手伸入自己的下体,右手手指掰开了花穴穴口的两片沾染着半透明淫水的粉嫩阴唇,摸到了两片阴唇包裹着的红色绳结,几根手指三下两下便灵活的解开了龟甲缚的绳结,然后她将自己身上的龟甲缚给解开,她爬上了床,准备和哥哥陈叶泽进行一场交媾,准备将自己的初夜献给哥哥陈叶泽。

    “哥哥,看看你的下面忍耐得多难受啊,我们做爱吧,舒缓一下哥哥你身体里的欲望~”

    妹妹陈佳恩跪趴在哥哥陈叶泽的身上,她侧身在哥哥的耳畔说着下流露骨的淫词艳语,她说完便将花穴穴口对准了阴茎,一屁股坐在哥哥胯下那根一柱擎天的鸡巴上,然后如同是奔赴刑场一般,又如同是奔赴令人快乐与沉沦的淫虐地狱一般,她的花穴穴口那一层薄薄的的处女膜被如同烧红的铁棍一般炙热的阴茎给捅破了,一柱擎天的阴茎插入了她的花穴甬道内。

    “嘶……”妹妹陈佳恩感受到了自己的下体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她的花穴穴口的处女膜被撕裂,下体流了很多血,鲜红的血液沿着兄妹二人紧密结合的地方流淌到了哥哥陈叶泽的阴囊上,然后沿着阴囊一滴一滴的流淌到了白色的床单上,染红了原本洁白的床单,血红色的罪恶的花朵就此绽放在了白色床单上。

    “哥哥是要亲自艹妹妹我,还是妹妹我坐在哥哥的阴茎上自己动呢?”

    妹妹陈佳恩感受到了哥哥陈叶泽胯下那根炙热的大肉棒深埋在她的体内,她坐在哥哥的两条大腿上,她用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然后她俯下身来在哥哥的耳畔说着露骨下流的荤话,她说完便伸出湿滑的舌头舔舐起哥哥的耳朵,将哥哥的右耳耳廓从下往上,从耳垂到耳尖色情的舔舐了一遍,将整片耳朵舔得湿淋淋的,沾满了口水。

    “哈……妹妹,你不能这样,这是乱伦,是背德的……”哥哥陈叶泽感受到了妹妹陈佳恩正在用舌头舔舐着他的耳朵,他不知道妹妹是从哪里学会这种污污的事情的,他从来都不知道,在性爱的过程中,耳朵也可以是敏感点。

    “可是妹妹的处女膜已经被哥哥的大肉棒给捅破了哦~”妹妹陈佳恩娇嗔着在哥哥陈叶泽的右耳耳畔暧昧的说着露骨的淫词艳语,她说完又将舌头探入哥哥的右耳耳朵里,用她在原创市集上看到的小黄文里所学会的调情方法竭尽全力的撩拨着哥哥身体里的情欲。

    “啊哈……别……妹妹,别舔我的耳朵了,好痒……”哥哥陈叶泽感受到了妹妹陈佳恩花穴甬道内层层叠叠的湿滑穴肉包裹着他胯下那根坚硬如铁的阴茎的舒服感觉,他强忍着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射精的冲动,可即便他强行忍耐着射精的冲动,他还是觉得自己完完全全不用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抽插,就维持现状五分钟,他一定会把持不住的将精液喷射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

    “好啊,我不舔哥哥的耳朵了,我们正式开始一场乱伦的性爱吧~”

    妹妹陈佳恩的声音娇里娇气的,声音里还带着些情欲的味道,她说完便蹲坐在哥哥陈叶泽的身上开始了动作,她的屁股坐在哥哥胯下那根一柱擎天的大肉棒上,她双手搂着哥哥的脖颈,她自己开始了动作,她的处女膜刚刚才撕裂,下体还流着血,稍微一动就很疼,她就着这个骑乘式的姿势,十分艰难费力的和哥哥做着活塞运动。

    妹妹陈佳恩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白花花的奶子随着她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晃动而随之晃动,乳尖两颗红肿的茱萸上夹着的乳夹上悬挂着的银色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她感受到哥哥胯下那根粗长的大肉棒时而深深的插入自己的花穴甬道内,龟头擦过花穴甬道深处敏感的g点,甚至于还捅到了子宫口。

    “啊哈~~哥哥~~哥哥的大肉棒操得我好爽啊~~”妹妹陈佳恩的嘴里吟溢出一声接着一声勾人的浪叫声,她感觉到自己的花穴甬道深处一波淫靡的汁液分泌出来,她高潮了,高潮的滋味十分的美妙,花穴甬道深处由于高潮而分泌出的淫靡汁液润滑了她的花穴甬道,使得哥哥陈叶泽胯下那根大肉棒在她的体内抽插得更加的顺利。

    几乎是在妹妹陈佳恩高潮的同时,哥哥陈叶泽再也忍耐不了处于射精临界点不上不下的滋味,他本来坚决不将精液喷洒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那实在是太罪恶了,太背德了,可他实在是忍耐不住了,他胯下那根阴茎上涂抹的春药药效正在起作用,他觉得自己胯下那根深埋在妹妹陈佳恩的花穴甬道内的阴茎再不发泄,阴茎就快要憋涨得爆炸了。

    “啊哈~~妹妹,对不起~~”哥哥陈叶泽对妹妹陈佳恩说了一句对不起后,他再也忍耐不住射精的欲望,他将精液内射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滚烫的精液那罪恶的温度灼烧着妹妹的花穴肉壁。

    “呃……对不起……”哥哥陈叶泽刚刚射精,他便有了强烈的尿意,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春药的作用,他的膀胱一种憋涨感,他实在是忍不住尿尿的冲动,在他的精液喷射到妹妹陈佳恩的花穴甬道深处的同时,温热的尿液也喷洒在了妹妹的花穴甬道内,喷洒在了她的子宫里。

    “啊哈~~”妹妹陈佳恩的嘴里吟溢出一丝娇喘声,她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微微的隆起,看起来如同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一般,这完全是由于她的肚子里灌满了精液和尿液,她还坐在哥哥陈叶泽的两腿之间,花穴甬道肉壁紧紧的吸附着哥哥的阴茎茎柱,尿液从兄妹二人性器紧密交媾的缝隙处流淌出来,将哥哥身下的整片床单都弄脏了,被尿液染湿的床单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骚味。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是妹妹自己爱着哥哥,而且妹妹很喜欢被凌辱的感觉呢,哥哥以后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将妹妹的屄当做是撒尿的容器,当做是肉便器,每次尿尿都尿在妹妹的屄里面……”

    妹妹陈佳恩说完不管不顾身下一片的狼藉,她俯下身来,亲吻哥哥陈叶泽的唇瓣,她的红唇对准哥哥的薄唇,然后吻了下去,她强行用舌头撬开哥哥的唇齿,舌头探入哥哥的口腔内搅动着,舌头色情的舔舐过口腔内壁,使得哥哥的口腔内止不住的分泌出大量的涎水,然后妹妹湿滑的舌头又缠绕住哥哥的舌头,舌与舌相互纠缠,发出淫靡的水渍声。

    “接下来,我替哥哥口交吧~”一枚香艳的舌吻过后,妹妹提出她要替哥哥口交,她知道哥哥胯下那根深埋在她的花穴甬道内的阴茎上涂抹的春药药效很强烈,仅仅是做爱一次还完全无法褪去他体内的情潮,所以妹妹还想要和哥哥多做几次爱。

    可是妹妹陈佳恩的身体有些受不住,她想要先替哥哥陈叶泽口交一次,然后再休息一会儿,洗个热水澡清理一下身上的各种淫乱肮脏的体液,毕竟大白天的,白日宣淫一次就够多了,等到了晚上再和哥哥一夜七次吧!

    妹妹陈佳恩本来是一屁股坐在哥哥陈叶泽的阴茎上的姿势,她说完缓缓的站了起来,感受到粗长的炙热阴茎从她体内缓缓拔出的感觉,她淫荡的身体差点又高潮了,没有了粗长的阴茎堵住她的花穴甬道,所以她的下体流了很多的淫靡汁液,淡黄色的尿液、白浊的精液、半透明的淫水、鲜红的血液,各种汁液混杂在一起,从她的花穴甬道内一路流淌到了她的大腿根,她的下体一片淫靡的痕迹。

    妹妹陈佳恩坐在白色大床的床尾,然后撅着挺翘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她将脑袋埋在哥哥陈叶泽的两腿之间,她张嘴含住哥哥胯下那根刚刚才射精过一次可在春药的作用下很快又勃起了的阴茎,然后她卖力的吞吐着阴茎,将阴茎内残留的精液和尿液吸出来,吞咽到了她的胃袋里,然后又正式开始了一场口交。

    “啾……啾啾……”妹妹陈佳恩用唇舌伺候着哥哥陈叶泽胯下那根粗长丑陋的阴茎,舌头舔舐阴茎茎柱的时候发出了淫靡的水渍声,她虽然是第一次替别人口交,不过她的口活儿似乎做得还不错,哥哥胯下那根阴茎很快在她的口腔内涨大了一圈,然后把持不住的射精了,大量白浊的精液喷射在了她的嗓子眼,她来不及吞咽,差点被精液呛住了。

    “咳……咳咳……!”妹妹陈佳恩由于嘴里含着一根粗长的阴茎长时间无法深呼吸,只能够用鼻腔稍微吸气呼气,她感觉到自己的脸由于缺氧而涨得通红,红色甚至于蔓延到了她的耳后根,她稍微咳嗽了几声,这才将卡在嗓子眼附近的精液全部吞咽下去,将咸腥的精液吞咽到了自己的胃袋里。

    嘤嘤嘤,哥哥胯下那根阴茎又长又粗,阴茎的味道又腥又咸,不过我超爱吃的,我以后每天都要吃一次哥哥的大肉棒!

    一场口交过后,妹妹陈佳恩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脸上的潮红很快消褪了下去,她舔了舔嘴角,在脑海里细细的回味着哥哥陈叶泽胯下那根大肉棒的味道,又咸又腥,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侵略味道,令她目眩神迷。

    一场口交过后,妹妹陈佳恩将她胸前那两颗g罩杯的白花花的奶子上的星星点点的红色烛油给清理干净,乳尖两颗红肿的茱萸上的两个乳夹也分别取下来,肛门里塞着的肛门塞也拔出来,然后她去浴室里洗了一个热水澡,将身上的各种肮脏淫靡的体液给清洗干净。

    妹妹陈佳恩洗完了一个热水澡,她又将一根长度有二十厘米长,直径有五厘米粗的粗长的仿真阳具给塞入自己的花穴甬道内,这是为了扩张一下她的花穴甬道,因为她的花穴甬道实在是太紧了,刚刚的一场交媾,虽然哥哥的阴茎上涂抹了许多润滑液,阴茎很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花穴甬道内,可还是有些疼,花穴肉壁有些撕裂感,所以还是扩张一下阴道比较好,毕竟今天晚上她还想要和哥哥一夜七次呢,要是不提前用仿真阳具扩张一下阴道的话,晚上肯定会阴道撕裂的。

    ……

    时间流转,一下子到了晚上。

    今晚的夜色真美。

    妹妹陈佳恩早就换了一个干净的白色床单,然后她又将哥哥陈叶泽的左手上带上了一个手铐,手铐的另一头栓着一根粗长的铁链,铁链牢牢的栓在床头的一个木栏杆上,然后将捆缚住哥哥双手的麻绳给解开,使得哥哥的右手能够自由活动,左手也能够一定范围内的自由活动,只不过左手手腕上栓着的粗长铁链使得他怎么也出不了妹妹的卧室里。

    哥哥陈叶泽知道他这是被妹妹陈佳恩软禁在了这间卧室里,不过他打算变被动为主动,反正兄妹二人在今天白天的时候已经互相交换了体液,干过一次肮脏不堪的乱伦性事了,一次也是干,一百次也是干,既然妹妹陈佳恩想要,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是要满足妹妹了!

    “妹妹,傻站在门外干什么,快过来,哥哥我要将胯下那根大肉棒喂给妹妹你下面那张饥渴的小穴吃~”哥哥陈叶泽赤裸着身躯,他悠哉悠哉的坐在卧室中央那张白色大床的床沿,他勾起唇角,一脸淫邪的笑容,朝着站在卧室门前的妹妹陈佳恩说着露骨下流的淫词艳语。

    妹妹陈佳恩全身赤裸着,她光着脚丫走到了哥哥陈叶泽的身旁,然后被哥哥粗鲁的推倒在了床上,哥哥的左手上戴着手铐和锁链,双腿的大腿根上的分腿器也还戴着,不过这丝毫不能影响他主动艹妹妹的兴致,他将妹妹的身子摆弄成了一个orz的跪趴姿势,妹妹浑圆挺翘的屁股高高的撅起,宛如是一只温顺的羔羊在朝着魔鬼献祭。

    “佳恩,你白天的时候一屁股坐在我的阴茎上面自给自足是不是玩得很不尽兴啊?现在,哥哥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被自己的亲生哥哥侵犯的滋味!哥哥待会儿一定会让妹妹你爽得欲仙欲死的……”

    哥哥陈叶泽一脸淫笑着朝着妹妹陈佳恩说着下流粗俗的荤话,他说完便用右手手指将妹妹花穴甬道内塞着的那根粗长的仿真阳具给拔了出来,然后用胯下那根大肉棒抵在妹妹的花穴穴口,他稍微一用力,整根肉棒便滑入了妹妹的花穴甬道内。

    哥哥陈叶泽开始就着这个后入式的性交姿势,他挺动腰肢,大力的抽插着妹妹的花穴甬道,肉棒狠狠的插入,再浅浅的拔出,九浅一深,十分有规律的律动着,做着深入浅出的活塞运动,花穴甬道被他的大肉棒翻天覆地的搅动着,搅出了许多的淫靡汁液,淫靡的汁液润滑了花穴肉壁,使得肉棒的抽插变得更加的顺利。

    由于哥哥陈叶泽用胯下那根大肉棒抽插妹妹陈佳恩淫穴的动作太过于剧烈,以至于整张白色大床都在震动,床的骨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整张床像是快要坏掉似的。

    “啊哈~~哥哥~~轻一点儿,待会儿床会坏掉的~我也会坏掉的~~啊~~”

    妹妹陈佳恩的嘴里发出诱人的浪叫声,她此时此刻的脸色潮红,眼波流转,眼角浮现一抹桃红色,看起来十分的勾人,她胸前那两颗g罩杯的奶子随着她身体的摇晃而摇摇晃晃,她感觉到了床的震动,感觉到了哥哥陈叶泽胯下那根炙热的阴茎在她的花穴甬道内横冲直撞,阴茎顶端的龟头在她花穴甬道深处的g点附近的媚肉上捣弄着,她被艹到高潮了,花穴甬道深处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

    “妹妹,你的奶子看起来真大啊,接下来,哥哥要玩玩你的奶子……”

    哥哥陈叶泽身下抽插妹妹陈佳恩的淫穴的动作还未停止,他用双手手掌揉捏着妹妹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奶子,将两颗发育得浑圆饱满的奶子揉圆捏扁,揉捏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直到奶子上浮现出红色的手指印,奶子被揉捏得又挺又翘,然后他又开始用手指拉扯妹妹的乳尖两颗粉嫩的茱萸,将两颗乳头拉扯到了极限,乳头从粉嫩变得红肿,看起来如同是熟透了而烂掉的樱桃一般,看起来十分的诱惑。

    “啊哈~~太深了啦~~哥哥~~”妹妹陈佳恩觉得很是兴奋,因为白天和哥哥陈叶泽的一场交媾,她的确是有些不尽兴,因为她比较希望哥哥能够主动艹她,如同她自渎时性幻想的那样,而不是她如同奸尸一般坐在哥哥的阴茎上自己动作,那样子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而且显得她很淫荡很饥渴的样子,虽然她也的确是很淫荡很饥渴啦*w\*。

    “不要……啊哈……太深了,真的太深了啦……哈……”妹妹陈佳恩的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她的双眸里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她感觉到哥哥陈叶泽的胯下那根炙热的大肉棒在她的花穴甬道内进进出出,她被艹得高潮了一次又一次,她的花穴甬道内分泌了许多的淫水,半透明的淫靡的汁液沿着花穴肉壁和阴茎的缝隙处流淌到白色的床单上,使得床单散发出一股子淡淡的骚味,卧室里的空气中充满了甜腻的荷尔蒙的味道。

    “哈……妹妹,你的屄可真紧啊……”哥哥陈叶泽用胯下那根粗长的阴茎大力的抽插着妹妹陈佳恩的淫穴,阴囊拍打着她的雪白臀肉发出啪啪啪的淫靡声响,他一共在妹妹的淫穴内抽插了一百来下,然后将白浊的精液喷洒在了妹妹的花穴甬道深处,滚烫的精液那罪恶的温度灼烧着妹妹的花穴肉壁。

    ……

    “妹妹,是你主动招惹哥哥我的,哥哥我今天晚上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必须一夜七次~”

    哥哥陈叶泽的肉棒还深埋在妹妹陈佳恩的花穴甬道内,他翻转了一下妹妹的身子,使得妹妹仰躺在白色大床上,这个时候他胯下的那根阴茎有二分之一在妹妹的体外,阴茎差点全部滑出来,他又挺动腰肢,将整根阴茎重新插入了妹妹的淫穴甬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啊哈~~哥哥肏得我好爽啊~~哥哥~~轻一点儿~~”

    妹妹陈佳恩的嘴里浪叫声连绵不断,她的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她的胸口起起伏伏,她的胸前两颗g罩杯的奶子被哥哥陈叶泽用双手手掌大力的揉捏,她的淫穴甬道被哥哥陈叶泽的胯下那根粗长的阴茎大力的抽插,花穴肉壁传来酥酥麻麻的麻痒感觉,如同是细小的电流擦过肉壁一般,她很快就高潮了,花穴甬道深处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

    兄妹二人一共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来了七轮交媾,七种不同的交媾姿势,哥哥陈叶泽在妹妹陈佳恩的淫穴甬道内射了七次,使得妹妹的肚子里灌满了精液,微微隆起的肚子看起来如同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一般,花穴穴口的两片阴唇也红肿不堪,妹妹嘴里哭着说不要再继续了,他这才大发慈悲的饶过了妹妹。

    不过一场淫靡的性事过后,哥哥陈叶泽并没有将胯下那根阴茎拔出妹妹陈佳恩的体外,他胯下那根炙热的阴茎还深埋在妹妹的淫穴甬道内,粗长的阴茎堵住精液使之完全堵在花穴甬道内流不出来,然后他就这样将妹妹搂在怀抱里,抱着妹妹睡觉,兄妹二人同床同梦,一夜淫靡的春梦,在春梦里,兄妹二人都梦到了他们在白天第一次做爱时的旖旎景象。

    ……

    在接下来的暑假生活中,妹妹陈佳恩足足囚禁了哥哥陈叶泽一个月,在这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哥哥的左手上栓着一根粗长的铁链,他的双腿腿根带着强制分腿器,他的阴茎每天都涂抹上了大量的润滑液和媚药,所以阴茎几乎总是一柱擎天,他胯下那根总是勃起的阴茎是为了满足他的妹妹陈佳恩而存在的,阴茎一天至少要被放暑假的妹妹征用七次!

    在这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内,兄妹二人日日夜夜都不知昼夜的宣淫,追求两具淫荡肉体相互交媾时的所带来感官盛宴,这是多么的罪恶与堕落啊!

    而一个月后,哥哥陈叶泽完全屈服,他决定了要和妹妹陈佳恩一辈子在一起,妹妹这才解开了哥哥的双腿之间带着的分腿器,解开了哥哥左手上的手铐和铁链,兄妹二人确认了彼此的恋人关系,他们虽然是兄妹,可彼此相爱,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他们也要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过日日宣淫的性福生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