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芬 - 故事四:鬼父性侵女儿(11227字)(鬼父在女儿熟睡时用Ji巴猥亵女儿,等女儿被他猥亵的动作弄醒过来之后又用她的奶罩绑缚住她的双手手腕,然后强暴她/口水球堵嘴,嘴角的口水止不住的流/开苞/按摩棒艹后穴 媚媚榨汁机 塞草莓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陈玉娇,性别女,年龄十八周岁,她正在读高三,是一名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她身高一米六,体重九十斤,身材娇小,却也是前凸后翘,凹凸有致的梨形身材,她浑身上下的肌肤白如雪,她的腰肢细软,四肢纤细,她胸前那一对高耸的玉乳足足有g罩杯,她的双腿细长,屁股上的肉倒是挺多的,她这种身材比例,可是说是娇小玲珑了。

    陈玉娇的眼睛很小,还是单眼皮,不过她是桃花眼,看起来眉目饱含春情,她是标准的小圆脸,巴掌大小的脸蛋,五官周正,她粉嫩的嘴唇很薄,她不高兴时皱眉嘟嘴的样子,看起来很有一种女儿家独有的娇憨的媚态,她的一头秀发又黑又长,她平日里总是扎着双马尾,看起来十分的稚气未脱,要不是她的胸部发育得太好了点儿,别人一定会误以为她是一个小学生的。

    陈玉娇正处于思春期,春心萌动,她对于身边同龄的相貌帅气的男孩子有一种懵懂的好感,她对于未来也有着无限的憧憬,她会嫁给怎样一个男人呢?那个男人是相貌英俊,还是尊容丑陋,是富有阔气,还是贫穷穷酸,是正直勇敢有担当,还是懒惰懦弱无主见?

    陈玉娇对于未来的自己也有着无限的憧憬,未来的她结婚之后会成为怎样的一个女人呢?她会成为一个知性优雅从容不迫的母亲,一个给孩子喂奶之后依然身材火爆的辣妈?还是一个面对着家庭琐事各种鸡毛心生怨怼的人老珠黄的黄脸婆,一个面目可憎怨气冲天的怨妇?

    年仅十八岁的陈玉娇,正处于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她对于未知的未来虽然有一丝不安,可总的来说,她对未来的幻想还是无限美好的,只可惜这种美好的遐想在突如其来的一场横祸当中,完完全全的幻灭了。

    那一天深夜,陈玉娇的爸爸陈玉翔迟迟不归,他正外面应酬,喝醉了酒,满脸通红的回到了家中,他满身的酒气,臭熏熏的,他用钥匙打开了家里的大门,便七摇八摆的一路走到女儿陈玉娇的卧室里,已经是凌晨,女儿陈玉娇正躺在被窝里酣睡,她睡得沉沉的,丝毫没有察觉到父亲陈玉翔的到来。

    女儿陈玉娇正处于熟睡的状态当中,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她试图转动身子,却发现自己几乎无法动弹,她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当中,睡眼惺忪,还以为自己是鬼压床了呢,等到她觉得压在她身上的东西越来越重,她感觉到有些难受憋闷。

    “唔。”不仅仅是呼吸难受憋闷,女儿陈玉娇她还感觉到有什么又粗又硬的东西顶着她的私处,隔着内裤布料磨着她私处的淫肉,而且似乎还有股力量试图将她闭合着的双腿给掰开,那股试图掰开她双腿的力量越来越大,她这才突然从梦里醒过来。

    “啊!!!!爸爸!?”

    “爸爸你这是要做什么?”

    女儿陈玉娇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她还有些困倦,发现爸爸陈玉翔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爸爸那一张放大的脸正对着自己,四目相对,而爸爸趴在她身上的姿势很暧昧,就像是男女交媾时的那种姿势一般。

    女儿陈玉娇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目前的境况,她打了一个哈欠,又眨了眨眼睛,她感觉到自己不再那么睡眼惺忪之后,她将视线下移,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的爸爸陈玉翔正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压在她的身上,那精壮的身材,隆起的胸肌,小腹那紧致的六块肌肉,那浓密卷曲的阴毛,胯间那根微微晃荡着的紫红色粗长阴茎抵在她的下体,虽然隔着一层内裤布料,却还是像极了交媾的危险动作!

    “爸爸,你、你压着我了,我难受,你快起开!”

    女儿陈玉娇感觉到爸爸陈玉翔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她还感觉到爸爸陈玉翔的一只手正摸着她的大腿内侧,由于她醒来得太过于突然,所以那只试图掰开她的双腿的手还来不及收回,爸爸对她的心思昭然若揭。

    “你快起开嘛!爸爸你这么重,不要压着我了啦。”女儿陈玉娇意识到了自己此时的处境之后,她感到很是惶恐,她知道爸爸陈玉翔这是对她这个亲生女儿起了色心了,想要侵犯她,可她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她希望她的父亲能够清醒过来,能够不要干出罔顾人伦的事情来。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我说你是装清纯呢,还是装清纯呢,你难道看不出来爸爸我想要对你干什么吗?”

    眼前这个尴尬的景象,女儿陈玉娇原本是给了爸爸陈玉翔台阶下的,只可惜爸爸铁了心要性侵自己的亲生女儿,他并不打算顺坡下驴,他见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儿陈玉娇从睡梦中醒过来了,不仅不打算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反而打算将性侵进行到底。

    “爸爸我想要操宝贝女儿你啊,想要将我的大肉棒插入女儿你的嫩逼里面,然后我们父女二人一同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爸爸陈玉翔虽然酒喝多了,面红耳赤,晕头晕脑,可他的人还是有几分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早已经对女儿陈玉娇心生觊觎之心,垂涎之意,只不过碍于一个父亲的威严,他总是不太好意思破坏自己在女儿心中的那个高大伟岸的父亲的形象,所以他从来也仅仅是在心中意淫一下女儿在自己身下娇喘吁吁的模样,偷偷摸摸的在厕所里打飞机来聊以自慰。

    陈玉翔是一名国企的高层管理人员,位高权重,整日里忙于工作和应酬,出入光鲜亮丽的各种场所,可谓是一个大忙人,正所谓职场得意,情场失意,陈玉翔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庭,他的妻子张馨岚早已经和他离婚多年,他和女儿陈玉娇相依为命。

    陈玉翔本想再娶妻,毕竟他这样的人,就算是二婚,那也是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可他怕委屈了宝贝女儿陈玉娇,正所谓「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爹」,虽然他绝对不会当后爹,可要是和他和新妻有了共同的孩子,他难免会冷落自己的女儿,所以为了他的宝贝女儿,他也不打算再娶新妻。

    爸爸陈玉翔和女儿陈玉娇相依为命,十几年了,他一点一点儿的看着女儿从一个黄毛小丫头出落成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少女,他的心思逐渐改变,从纯粹的父女亲情变成了不伦之欲,意识决定行为,他心底不洁的欲念今天晚上即将酿成恶果。

    爸爸陈玉翔对女儿陈玉娇的这份不洁的欲念一直都压在心底,已经很长时间了,可今天不一样了,正所谓酒壮怂人胆嘛,他下半生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他的女儿,如果得不到女儿的心,也要强行得到女儿的肉体,要不然,他活着有什么意思嘛!

    陈玉翔今天晚上在酒会上应酬了一整夜,觥筹交错,与他有合作关系的某位供应商强塞了一个丰乳肥臀、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妖艳美女到他的怀里,他都拒绝了,还被那位“好心”的供应商调侃揶揄他不近女色,醉醺醺的回到家后,他酒气上头,一时冲动,决定不管不顾的性侵自己的女儿,大不了从今以后自己养女儿一辈子嘛,反正他有的是钱,他的遗产,女儿就算是三辈子也花不完!

    “我的宝贝女儿,我会干到你爽的!”

    爸爸陈玉翔压着女儿陈玉娇的身子,在女儿的耳边说着露骨直白的荤言荤语,他说着便迫不及待的试图扒开女儿身上的衣物,他刚才在女儿酣睡的时候便已经将女儿的白色睡衣给脱下,白色上衣的一排纽扣被解开,宽松的白色裤子也早就被他悄咪咪的脱下来了,女儿早就衣衫不整,春光泄尽。

    现在,爸爸陈玉翔又将女儿陈玉娇的胸前戴着的d罩杯粉色蕾丝乳罩给解开,使得女儿胸前那一大片春光完全泄出来,那一对d罩杯的浑圆巨乳发育得极其的成熟,乳尖粉嫩的茱萸也足足有葡萄粒大小,两颗粉色的乳首又大又圆,乳首周围的那一圈浅粉色的乳晕也很大,直径足足有三厘米。

    “唔……这是女儿的身体的味道呢,怪不得闻起来这么香,比玫瑰花都要香……”

    爸爸陈玉翔如同一个变态痴汉一般闻了闻女儿陈玉娇的粉色蕾丝乳罩,乳罩上散发着一股清香,那是女儿的体香味,那醉人的味道实在是如同初春绽放着的娇艳欲滴的花朵所散发出的花香一般,他如同一个变态痴汉一般闻了几口,然后便又毫不留恋的扔掉了粉色蕾丝乳罩,粉色蕾丝乳罩被他乱扔到了白色大床左侧的床头柜上放着的圆形闹钟上。

    爸爸陈玉翔又动作迅速的将女儿陈玉娇的粉色蕾丝内裤给一把脱下来,女儿便全身赤裸着,一丝不挂,她的大胸,她的翘臀,她的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展露在爸爸陈玉翔的面前。

    “哇啊——!不要哇,爸爸!你不能够这样子对我……这是违法犯罪,是犯罪的!”

    女儿陈玉娇被爸爸陈玉翔强行脱光了身上的衣物,她前凸后翘的酥软玉体毫无遮盖的暴露在爸爸陈玉翔的面前,她觉得羞耻极了,无助极了,她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背德情事,她便吓得哭了出来,她尖着嗓子冲爸爸陈玉翔大吼大叫着,满脸的狼狈泪痕,哭得梨花带雨的,巴掌大的小脸被她哭得白里透红,让人看了禁不住心生爱怜。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女儿,我们不如我们父女俩个当今世的情人吧!”

    因为酒气上头,爸爸陈玉翔满面通红,浑身宛如误食了春药一般燥热难耐,他看着被他强压在身下,一边哭泣一边大喊大叫的宝贝女儿陈玉娇,并没有心生爱怜之心,有的只是侵略之意,毕竟他们父女二人赤裸相对,肌肤相亲,这是他很长时间以来朝思暮想的事情,如今终于可以实现了,精虫上脑的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于一向尊敬他仰慕他的女儿陈玉娇来说是怎样巨大的不可挽回的伤害呢?

    爸爸陈玉翔将手中捏着的那条粉色小内裤塞入女儿陈玉娇的嘴巴里,使得女儿的嘴巴被内裤给堵住,无法再冲他大吼大叫;然后他又将白色大床左侧的床头柜上放着的圆形闹钟上覆盖着的粉色蕾丝乳罩给拾起来,他用粉色蕾丝乳罩的绳带栓住女儿的双手手腕,使得女儿的双手被缚,只能够乖乖的躺在床上,迎接他接下来的侵犯。

    “宝贝女儿,稍微等我一下下,正式做爱之前,我们来玩点儿有趣的游戏来助助兴……”

    爸爸陈玉翔突然间想到了些什么,他觉得同女儿陈玉娇做爱必须得带安全套,不然万一女儿受孕怀了他的种,那可是作孽了啊,他便一丝不挂的从女儿的卧室里去往他自己的主卧卧室里的衣柜里找到了一盒子避孕套以及口水球,电动按摩棒,跳蛋,皮革皮拍,润滑液……

    这些东西都是爸爸陈玉翔他早就在淘宝上的某家sm情趣用情店里买好了的,如今终于可以派上了用场,他觉得亢奋极了!

    爸爸陈玉翔将七七八八的情趣用品带到女儿陈玉娇的卧室里,然后他重新爬上了女儿的床,他赤裸着的健硕身躯压在女儿赤裸着的前凸后翘的玉体上,他将女儿嘴巴里塞着的粉色小内裤给取出来,内裤上沾满了湿淋淋的口水,然后女儿还来不及发出叫嚷,她的嘴巴便塞入了一颗红色口水球。

    “呜……呜呜呜……”女儿陈玉娇的嘴巴里含着的那颗红色口水球的直径足足有六厘米,将她嘴巴的上颚和下颚给撑开,她的上颚酸疼,由于嘴巴长得太大,所以口腔内的津液止不住的分泌,她的口腔内津液满溢,嘴角不断的有一缕接着一缕亮晶晶的银丝流淌出来,如此春情泛滥的香艳画面绝对是口水球的功劳。

    爸爸陈玉翔又打开了准备好的一瓶容量为50ml的润滑液,他将半瓶润滑液尽可能均匀的涂抹在电动按摩棒上,电动按摩棒是由硅胶制成的,外观上看起来像是一根阴茎,长度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直径足足有五厘米粗,表面上布满了一粒又一粒或大或小的凸起,这种按摩棒的用处是骚0用来按摩前列腺自慰的,女人也可以用来插入自己的阴道自慰。

    爸爸陈玉翔将涂抹了润滑液的电动按摩棒对准了女儿陈娇娇的肛门口,女儿不仅是个未开苞过的处女,她的“后门”也从未被开发过,所以爸爸陈玉翔费了吃奶的力气,磨蹭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这才将涂满了润滑液的电动按摩棒一寸一寸的完全插入了女儿的后穴内。

    爸爸陈玉翔十分费力的将涂抹了润滑液的电动按摩棒一寸一寸的缓缓插入了女儿陈玉娇的后穴甬道内之后,他充斥着酒精因子的脑袋里面十分不合时宜的想到了一句话——「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他这么想着,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爸爸陈玉翔将女儿陈玉娇后穴内插着的那根电动按摩棒的控制开关按下去,按摩棒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粗又长的电动按摩棒在女儿的后穴甬道内搅动着,女儿陈玉娇感觉到自己的肠道绞痛,娇嫩脆弱的肠肉被按摩棒疯狂的搅动着,肠道肉壁却是兴奋得分泌出了不少的肠液,虽然很疼,却似乎有些快乐,有一种受虐的快感,女儿陈玉娇觉得羞耻极了。

    “呜……呜呜呜……”女儿陈玉娇觉得煎熬极了,她的脸色潮红,双颊绯红泛着春情,她的嘴缝里忍不住泄出一声勾人的呜咽声,由于嘴巴里塞着一个巨大的口水球,她嫣红的嘴角口水横流,嘴角溢出的津液止也止不住。

    “哎呀哎呀,娇娇,我的宝贝女儿,你的身体似乎有些感觉了呢……”

    爸爸陈玉翔用平淡而轻松的口吻说着令女儿陈玉娇感到羞耻得无地自容的话语,而女儿陈玉娇听到了父亲口中的这些话语,她的身体似乎是有感觉了,她插着一根按摩棒的后穴甬道内分泌出了很多的肠液,她的花穴甬道内似乎也分泌出了些许的爱液,浅白色的爱液沿着幽闭的花穴甬道流出来,惹得花穴穴口的两片阴唇都湿淋淋的。

    “女儿,明明是插你的后穴,怎么你的花穴也流水了呢……”

    “女儿你可真骚啊……”

    爸爸陈玉翔语气轻佻,他说完便将剩余的25ml润滑液涂抹在自己胯下那根早已经一柱擎天的“凶器”上,他将自己胯下那根湿淋淋的紫红色“凶器”抵在女儿陈玉娇湿淋淋的花穴穴口,然后龟头在穴口的淫肉上画着圈圈。

    “呜呜!”不出意料的,女儿陈玉娇的嫩逼逼肉被爸爸陈玉翔这样用阴茎顶部的龟头拨弄,她的身体没来由的一颤,她的嘴里呜咽出声,那声呜咽让爸爸陈玉翔身为雄性的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爸爸陈玉翔听到女儿陈玉娇嘴里的娇呼,他开心极了,他停止了用自己阴茎顶部的龟头拨弄女儿的嫩逼逼肉的猥亵动作,他用自己胯下那根“凶器”朝女儿的花穴甬道内顶,他的动作十分的缓慢温柔,可还是弄疼了他的宝贝女儿,“凶器”缓缓插入女儿的花穴甬道之后,花穴穴口那一层薄薄的处女膜被强行撕裂,血液咕叽咕叽的喷涌出来,鲜红的血液流淌到了女儿白嫩的大腿根部,看起来十分的残忍。

    “呜!”爸爸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对我,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爸爸你和妈妈离婚之后,一直未再娶,你当时对我说你是因为爱我才不二婚的,我当时还开心的以为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呢,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爱”呢……

    女儿陈玉娇塞入了一个大号口水球的嘴巴里口水流个不停,她感觉到爸爸陈玉翔胯下那根庞然大物插入了自己的花穴甬道,她觉得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罪恶,由于痛苦和愤怒,她那凹凸有致的雪白娇躯都在剧烈的颤抖,她觉得自己还在流血的下体很疼很疼,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觉得委屈极了。

    “呜呜!”爸爸,你不能这样对我!

    女儿陈玉娇觉得委屈极了,她泪眼汪汪,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来,她满脸的泪水,下颔的泪水和涎水交错,可她的脸颊粉扑扑的泛着春情,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在受到亲生父亲侵犯的可怜的纯洁女孩,反倒像是一个欲女,像是一个受到伊甸园里被蛇所诱惑而忍不住偷吃禁果的夏娃。

    “呜呜呜!”不要啊,爸爸。

    “呜啊!”为什么,为什么被爸爸侵犯,我会觉得快活?这实在是太罪恶了,爸爸,停下你对我的暴行吧!

    女儿陈玉娇嘴巴里含着一个大号的口水球,她的嘴里任何的呻吟声都会被口水球转换成诱人的浪叫声,她的嘴巴里津液失控般的流个不停,她疯狂的摇晃着脑袋,她原本用来扎双马尾的两根橡皮筋掉在了枕头上,她那一头黑色的长发散乱的披散在肩膀上,红通通的布满了泪痕的小脸蛋看起来有一种受虐的美感。

    “娇娇,我的宝贝女儿,你别怕,我会对你很温柔的,绝对不会弄疼你……”

    爸爸陈玉翔胯下抽送的动作的的确确很是温柔,他胯下那根庞然大物在女儿陈玉娇的嫩穴内进进出出,阴茎时而捅入甬道的最深处,用状若松蘑的肥厚龟头刮蹭着敏感的g点,时而拔出来,让女儿花穴甬道内娇嫩的淫肉稍微休息一下,他的动作是这样的温柔,这样的熟稔而又老道,以至于女儿第一次做爱处女膜被捅破的疼痛与耻辱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抗拒的快活滋味。

    “屁股夹紧点!娇娇,我的宝贝女儿,你的嫩逼怎么被我用鸡巴随便操了几下就松软了呢?”

    爸爸陈玉翔嘴里用龌龊的语言羞辱着女儿陈玉娇,他的脑袋还受着酒精的支配,他不觉得自己侵犯女儿陈玉娇有什么不对的,他甚至于觉得这是在表达自己对女儿的“爱”,他胯下抽送的动作依然温柔,他用胯下那根“凶器”在女儿的嫩穴内搅来搅去,龟头在g点附近的淫肉上刮来蹭去。

    “呜呜呜!”爸爸陈玉翔的胯下那根“凶器”蹂躏折磨着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娇嫩的淫肉,龟头专门以各种各样刁钻的方式戳着g点,而女儿陈玉娇也高潮连连,高潮一波接着一波,花穴甬道内淫水阵阵,下体的水流个不停。

    “呜呜呜!”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爸爸陈玉翔的胯下那根“凶器”在里面进进出出,温柔的做着活塞运动,粗长的“凶器”折磨着她娇嫩的花穴肉壁;而她的后穴甬道内,那根疯狂震动着的电动按摩棒也在折磨着她的娇嫩的肠肉,她的两个淫穴里的粘稠的乳白色淫汁断断续续的流淌出来,稀稀拉拉的流淌到了她身下的浅粉色条纹床单上,将床单洇湿了一大片。

    “呜呜呜!”女儿陈玉娇私处的两个小洞同时插入了两根棍状物,她爽得不行,她的双脸脸颊粉扑扑的泛着春情,不仅脸颊粉扑扑的,就连眼皮也是桃红色,她的眉目里饱含春色,她那含着一个口水球的嘴巴里呻吟声一声浪过一声,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堕落,居然甘愿沉沦在这种不洁的乱伦快乐当中。

    爸爸陈玉翔此刻也沉浸在父女乱伦的快乐当中,他朝思暮想的背德情事今夜终于梦想成真,事后,哪怕女儿陈玉娇恨他,他也绝不后悔!

    爸爸陈玉翔胯下那根庞然大物在女儿陈玉娇的湿滑的花穴甬道内进进出出,“凶器”插入甬道的最深处,用状若松蘑的肥厚龟头刮蹭着花穴甬道深处最敏感的那一点,女儿陈玉娇高潮了一次接着一次,她的下体水流如注,随着淫水从她私处的两个小洞里流出,她觉得自己的精气都被榨干了。

    爸爸陈玉翔感觉到自己胯下那根庞然大物已经肿胀得发疼,射精迫在眉睫,他加快了胯下抽送的动作,“凶器”在女儿陈玉娇嫩穴内又搅动了几下,他射了,一大股乳白色的温热液体从马眼里喷出来,如同给干涸的田地喷水一般喷洒到了女儿的花穴甬道深处,大概喷到了子宫口附近的粉红色淫肉上。

    “娇娇,我的宝贝女儿,我爱你!我爱你!如果你认为我这样做是在伤害你,那也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欲望得到发泄过后,爸爸陈玉翔嘴里忙不迭的吐露着自己的心迹,他看着被自己强压在身下,只能够无力的承受自己的爱欲的女儿陈玉娇,他觉得开心极了,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夜这样开心过,心理层面的巨大满足感甚至于盖过了射精的舒爽感觉。

    欲望得到舒舒服服的发泄之后,爸爸陈玉翔停止了胯下抽送的动作,他胯下那根庞然大物还深埋在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他看着女儿陈玉娇,她的脸庞潮红泛着春情,脸色绯红,秀气的脸庞上是满脸的春光,他看着看着,也不止怎的,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张馨岚,他觉得女儿的姣好的面容似乎和妻子张馨岚有三分相似。

    陈玉翔的妻子张馨岚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她喜欢当女强人,是一个喜欢在职场上挥斥方遒,不肯乖乖在家当个家庭主妇的厉害角色,自从陈玉翔和他的妻子张馨岚离婚之后,他一直将精力放在了工作上,他对于女儿的不伦爱欲一直都是放在心底,并且上了锁的,今天,锁被扯开,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释放出了他对女儿的不伦爱欲。

    女儿陈玉娇的姣好容貌居然和那个已经同他离婚的妻子张馨岚有几分相似,这让陈玉翔突然察觉到自己此刻到底是在做什么——他这是在性侵他的亲生女儿啊!

    陈玉翔意识到他是在性侵他一直以来当作自己的眼珠子来疼的宝贝女儿陈玉娇,他正在伤害他的女儿陈玉娇,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脑袋里立马清明了几分,可心底的愧疚感只萌生了几秒钟,便又消逝了,他在心底如此邪恶的想到——

    既然已经伤害了女儿,不如伤害得彻彻底底一些,让女儿彻彻底底成为自己的禁脔,从今之后依附自己而活着就好啦!

    到底怎样彻彻底底的伤害女儿,让她畏惧自己,臣服于自己,对自己唯命是从呢?干脆就拳交吧!

    爸爸陈玉翔想到了极其残忍的办法,他想要将自己的拳头塞入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让她疼,让她痛不欲生,这样她才会明白自己的处境,明白自己只有卑微的朝父亲臣服,绝无反抗的余地。

    爸爸陈玉翔为自己脑袋里产生的恶念感到激动不已,他雄性的征服欲占了上风,盖过了对女儿的怜爱,他决定要将念头化为行动,他要用自己胯下那根“凶器”让女儿畏惧自己,在女儿的心里埋下一颗害怕的种子,这样女儿就会乖乖的认命当自己的泄欲工具了。

    爸爸陈玉翔将胯下那根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凶器”从女儿陈玉娇的嫩穴内拔出来,粗长的“凶器”上沾满了乳白色的爱液,他将龟头上沾染的爱液往女儿的肥嫩屁股上蹭了蹭,然后他又赤裸着身体去自己的主卧卧室,他在衣柜角落又七找八找,找出了一瓶50ml的润滑液,他看了看日期,润滑液还没有过期。

    爸爸陈玉翔单手捏着润滑液回到了女儿陈玉娇的卧室里,他将润滑液的瓶盖拆开,然后将50ml的润滑液全部都涂抹在自己的右手上,右手掌心、掌背,以及右手小臂上,他将右手手掌握成拳头,然后抵在女儿陈玉娇花穴穴口两片湿淋淋的淫肉上。

    “呜呜呜!”爸爸,不要啊,会很疼的,你不要这样对我!

    女儿陈玉娇看着爸爸陈玉翔的动作,她的心中警铃大作,她知道爸爸是想要将拳头伸入她的花穴甬道内,她害怕极了,她那前凸后翘的胴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拳头还没有塞进她的花穴呢,她便吓得高潮了,她私处的两个粉红色的肉洞都流出水来,尿液也从被蹂躏得红肿的花穴穴口滴出来几滴,下体看起来狼藉不堪。

    “你别怕,娇娇,不会很疼的。”爸爸陈玉翔信誓旦旦的柔声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他说完便将握成拳头的右手朝着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塞。

    女儿陈玉娇的嫩穴实在是娇嫩,爸爸陈玉翔费力的将拳头的二分之一塞入了女儿的花穴甬道内之后,女儿的花穴穴口那一圈粉色肉壁便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撕裂,撕裂的肉壁上渗出了红色的血珠,血珠从花穴穴口喷涌而出,沿着股缝一滴滴的流淌到了身下的浅粉色条纹床单上,将床单染红了一大片。

    女儿陈玉娇的下体一片血色,花穴穴口两片红肿的阴唇上沾满了淋漓的鲜血,阴毛上也沾染了几滴血珠,看起来血淋淋的,而爸爸陈玉翔的右手手臂上也流淌着一股血痕,此情此景,实在是有些可怕。

    爸爸陈玉翔将整只拳头塞入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激动极了,他对女儿毫无怜惜之意,只有暴虐之心,他开始用右手握成的拳头在女儿陈玉娇的淫穴内捣来捣去,拳头如同擀面杖一般碾压着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的淫肉。

    “呜呜呜!”女儿陈玉娇感觉到爸爸陈玉翔的一整只右手在她的花穴甬道内搅动,脆弱的甬道无法承受如此粗长的东西的进入,她只觉得自己的下体疼极了,她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那种感觉仿佛是赤裸着前凸后翘的身体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般,她觉得自己又疼又冷,可她的身体分明是在发热,她浑身上下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被温泉里的水蒸汽蒸出的玫瑰红色。

    “呜呜呜!呜呜呜!”女儿陈玉娇感觉到爸爸陈玉翔的一整只右手在她的花穴甬道内搅动,她的嘴里呻吟不断,她屈辱而无助的承受着下体残暴的拳交痛楚,在这个残暴的过程当中,她感觉到了一丢丢高潮的滋味,高潮过后,她的花穴甬道变得润滑了不少,而爸爸陈玉翔也停止了拳交这种残忍异常的行径。

    “娇娇,我的乖女儿,你以后便是爸爸的禁脔了,只能依附爸爸而活着,知道吗?”

    女儿陈玉娇从残忍的拳交暴行当中得到了一丝高潮过后,爸爸陈玉翔一整只在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搅动着的右手便停了下来,他伏下身来,抱着身心俱疲的女儿陈玉娇,他在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冷冷的说道。

    爸爸陈玉翔说着便将右手手臂从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拔了出来,他的右手拳头和手臂臂弯上淌着稀稀落落的血水,看起来残忍暴力至极,而女儿陈娇娇经历了一场拳交过后,她的花穴穴口两片红肿的阴唇上沾满了血水,两片阴唇血淋淋的,穴口原本淡粉色的淫肉也变得红肿浮肿,看着可怜极了。

    爸爸陈玉翔拳交完之后还没有打算放过可怜的女儿陈玉娇,他去卫生间找到一条干燥的白色棉毛巾,他用毛巾将自己右手手臂和手掌上的血迹给擦干净,将女儿陈玉娇下体的血迹也稍微擦了擦,然后他将胯下那根“凶器”插入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

    “呜呜呜!”刚刚爸爸陈玉翔温柔的擦拭着女儿陈玉娇的私处的血迹的时候,她原本以为今天晚上的暴行已经结束了,可如今看来,暴行还远远没有结束,爸爸陈玉翔胯下那根“凶器”插入了她的花穴甬道内,她觉得疼极了,她觉得自己的私处就像是被一辆火车从头到尾的碾压过去一般,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

    “呜呜呜!呜呜呜!”爸爸,饶了我吧!

    女儿陈玉娇很想这样朝爸爸陈玉翔求饶,可她的嘴巴被直径六厘米的红色口水球堵给住,口水止不住的流,她被口水球堵住的嘴巴里呻吟不断,她的眼角的泪水也溢出来,整张小脸红扑扑的,鼻尖也红了,她满脸的口水与泪水,无助的承受着爸爸陈玉翔胯下那根庞然大物在她的花穴甬道内搅动。

    爸爸陈玉翔胯下那根庞然大物在女儿陈玉娇的花穴甬道内搅动,大概搅动了二十几下的样子,他感觉到阴茎勃起了,他又搅动了十几下,然后射精了,一股白浊的液体从状若松蘑的肥厚龟头里喷出来,喷到女儿陈玉娇花穴甬道深处的宫颈口。

    “娇娇,我的乖女儿,你以后便是爸爸的禁脔了,只能依附爸爸而活着,知道吗?”

    将精液内射在女儿陈玉娇的小嫩穴里过后,爸爸陈玉翔又伏下身来,他压低了声音,在女儿陈玉娇的耳边冷冷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霸道宣言。

    “呜…”听到爸爸陈玉翔的霸道宣言,女儿陈玉娇被口水球堵住的小嘴里轻哼了一声,她点了点头,点头的幅度很小,几乎是微不可见,她这副可怜而无助的模样,仿佛是在附和爸爸陈玉翔的话语。

    “呵…乖女儿,你这样子就对了嘛,只要你乖一点,以后,我会将你宠上天去的……”

    爸爸陈玉翔看着女儿陈玉娇主动点了点头,他简直激动得要发狂,他说着便将女儿陈玉娇嘴里塞入的那颗口水球的绑带解开,将口水球取出来,然后他将舌头伸入女儿的嘴巴里,用舌尖贪婪的吮吸着女儿口腔内壁的黏腻汁液,缕缕银丝沾黏。

    “呜呜呜!”女儿陈玉娇嘴里的唾液止不住的分泌,她觉得这样子恶心极了,连自己的口水都控制不住,这样子简直就像是个低等动物一般,与嘴巴里的唾液流个不停相比,更加令她恶心的是,她的小嘴巴被爸爸陈玉翔的嘴巴给嘴对嘴的堵住,她闻到了爸爸嘴里的口臭味,她被爸爸嘴里的口臭味给弄得有些想吐。

    唉,真没想到,爸爸陈玉翔这么英俊儒雅的中年男人,一不发福,二不秃顶,虽然对自己做出了禽兽不如的强暴行径,可平时看起来也风度翩翩,怎么会口臭呢?爸爸难道都不刷牙的吗?这实在是太幻灭了!

    “呜呜呜!”女儿陈玉娇有些抗拒的呻吟出声,她很想要反抗爸爸陈玉翔将舌头伸入她的嘴巴内搅动,可她只能够被迫承受着亲吻,这亲吻对于爸爸陈玉翔来说是一种如同是在饮食玫瑰花汁一般的享受,可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些反感这种有味道的亲吻。

    爸爸陈玉翔舔够了女儿陈玉娇嘴巴里的口水,又朝后退了一步,他用自己嘴唇贪婪的吮吸着女儿陈玉娇那娇嫩的唇瓣,如同玫瑰花瓣一般的饱满圆润的红唇被他细细啃食,他那一幅中年老男人情动的模样仿佛是一个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正在吸食一个少女的精气一般。

    亲吻过后,爸爸陈玉翔抱着女儿陈玉娇躺在床上睡觉,父女二人肌肤相亲,爸爸陈玉翔抱着女儿陈玉娇,就像是抱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型洋娃娃一般,他的胯下那根庞然大物还插在女儿的花穴甬道内,他就这样抱着女儿睡觉。

    “什么味道……”爸爸陈玉翔打算抱着女儿陈玉娇睡觉之时,他闻到了一股怪异的类似于女人经血的味道,那是他身下粉色条纹床单上沾染了大片的红色血迹,都是从女儿的花穴甬道内流出来的,散发着一股子血腥气味,不过他也不介意,他就这样搂着女儿入睡。

    在爸爸陈玉翔入睡之前,他在心中这样想着,虽然女儿陈玉娇肯定不是真情实感的想要和自己在一起,她刚才的点头也是无奈之举,是屈服而不是发自真心,不过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他可以对女儿陈玉娇慢慢调♂教,直到女儿的身与心都属于自己。

    爸爸陈玉翔就这样很快就睡着了,而女儿陈玉娇却是难以入睡,毕竟她的花穴甬道内插着爸爸的胯下那根庞然大物,而爸爸又像是一个树袋熊一般趴在她的身上,她被爸爸身体的重量给压得有些难受,她却不敢翻身,也不能翻身,她的身体稍微一动作,她被拳交过后伤痕累累的私处的淫肉就会带动痛觉神经,下体会疼得要死,而花穴甬道内的那根大肉棒也会移动位置,朝花穴甬道的更深处更进一步。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夜已深,女儿陈玉娇还是睡着了,在睡梦里,她还梦到了爸爸陈玉翔强暴她,她在梦里还睡不安生,在梦里还在担心自己的未来,她在睡梦里想着,未来的自己,会被爸爸关在家里,囚禁起来当他的禁脔吗?真希望能够长睡不醒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有写避孕套的,但写着写着蠢作者将避孕套忘记了,就当事后女儿吃了避孕药吧_:3」_然后性幻想不等于现实,自认为写得比较变态,现实生活中请勿模仿哦*w\*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